昨天看完了本週的《機智醫生生活2》ep1 & 2,感動與歡笑的點還是滿滿的。其中有一段婦產科的故事讓我特別有感觸。(警告:以下有劇情雷)

在第一集中,白天婦產科來了一位19週就早期破水的孕婦,值班的主治醫師照著理論與自己的經驗,認為羊水大量流失,難以維持正常懷孕狀態,寶寶生存率極低、容易造成孕婦嚴重感染等後遺症,建議直接引產。

孕婦本身已經作過三次試管嬰兒,不想輕易放棄。上網google發現主角群之一的楊醫師成功接生過類似的嬰兒,提出換主治醫師的要求,得到允許了。

當天晚上楊醫師了解狀況後,跟孕婦說明,雖然機率很低,但是胎兒胎動正常、狀態尚佳、孕婦也沒有出現感染症狀,只要好好控制宮縮,多撐幾週,寶寶還是有機會順利接生。

住院醫師把兩位主治的醫囑都輸入病例。同一天,同一個住院醫生,同一個孕婦,看起來卻像是兩個不同孕婦。

差異是什麼?我想了很久。

一開始的主治醫師,技術與經驗俱佳,提出的是非常理性、標準版的建議,完全正確。

楊醫師同樣技術與經驗俱佳,但他眼裡看到的不是「通常保不住」、「造成感染機率高」,而是眼前這對母子「寶寶胎動正常」、「沒有感染現象」,所以他認為還有機會。

回到企業講師與人資的身分,我們也同樣有教學和專業的技術與經驗,通常也都有幾套符合理論與自身經驗的課程設計模式。但我們在上課的時候,在注意力範圍內的,是課程,還是學員?

我還是每天問自己同一個問題:身為企業講師,我的目標應該是「課程教得好」還是「學生學得好?」

我很喜歡「學習體驗設計」這個概念與方法,它真的幫助我看到人、看到學員。即使我每次要付出的心力都比單純備課更多,但我從中學到、成長的也更多。

婦產科故事延續到第二集,產婦支撐到23週多,忽然嚴重宮縮,緊急剖腹後,幫寶寶 CPR了三十分鐘,還是沒有留住孩子。

嗯,眼裡看到人,其實不一定有Happy Ending。楊醫師後來傳了訊息給孕婦,讓這對夫妻大哭之餘卻裱框起來的一句話是這樣:

“Bad things at times do happen to good people. “

「不幸的事有時也會發生在好人身上。」

看到學員、看到人,不一定每次都是happy ending。但我會繼續做。


在UX 的領域中,包容性設計(Inclusive Design)是這兩年常被提起的關鍵字。包容性設計的意思是:有意識地考量不同的族群(Community)進行設計,目的不外觸及更多消費者、發揮更多影響力、提升使用體驗及公司形象。

舉例來說,2 Dots這個小遊戲的機制是連起同色的點來闖關, app內就提供了「色盲模式 」,提高對比度、除了顏色也加入符號,讓對顏色不敏感的玩家也可以無阻礙的享受遊戲。

2 Dots 遊戲的包容性設計

同樣的觀念套用在訓練發展領域,這些年也有許多關於「包容性課程設計/學習體驗設計」 (Inclusive Instruction Design, 簡稱IID)的討論。尤其在數位轉型浪潮下,IID讓更多人有均等的機會享受良好學習體驗。

套用2 dots的例子,例如在設計課程簡報或視覺呈現時,加強對比色、使用顏色+圖示強調重點或類別、提供明確的視覺或語音回饋,都是很重要的設計。

但,學習體驗設計要「有意識地」考量到的族群,還有各種不同的樣貌。例如要開發一堂線上課程,需要照顧到不同語言的學習者,可以怎麼作呢?

奢侈一點的可以請人翻譯各國字幕,省事一點的可以上傳youtube套用自動翻譯、土法煉鋼的還可以提供逐字稿讓學員自行複製貼上google translator。

又,如果設計一堂有作業但以直播方式授課的學習,又想要照顧到上班族、學生、在家工作者、家管等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時間作息,可以怎麼作呢?

這裡面可以考量的事情非常多,例如課前告知預計投入的時間、提供課後回看功能、創建學習社群讓晚加入的人也能參與討論、提供作業繳交的彈性期限等等。

無論要「有意識地」考量到哪些族群,最重要的一點永遠都是,要先了解學習者是誰、他們有什麼特性或樣貌、對學習的期待是什麼、在學習上的痛點可能發生在哪裡。

簡而言之,學習體驗設計師,必須時刻放在心中的是:學習者的人物誌Persona長什麼樣?

這是學習體驗設計最重要的第一步,也是學習體驗設計畫布LX Canvas左上角想要強調的。

最後拋個問題請問讀者:如果在進行學習體驗設計時,想要有意識地照顧到不同VARK學習風格(視覺、聽覺、閱讀與觸覺型)的學習者,應該怎麼作呢?

(關於VARK學習風格,可參考普拉爵文創的文章〈什麼是你的學習風格〉

歡迎留言分享你的想法。

你好,我是學習體驗設計師楊明憲,我為人們設計正向、切身與深刻的學習體驗,幫助人們成為更好版本的自己。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請不吝惜給我掌聲Claps。每一下Clap,都是我認真寫作的動力!


在我還是學生的時候,我很著迷金庸小說。當時,我可以跟任何人討論、閒聊「飛雪連天射白鹿,笑書神俠倚碧鴛」裡面的任何一段片段。

其中,在《倚天屠龍記》裡面,明教的鎮教之寶「乾坤大挪移」是我覺得最有趣的武功之一。

乾坤大挪移並不是武術招式,而是一套功法,這套功法有幾個特色:

  1. 是一套運勁使力的法門,可以發揮每個人本來就有的潛力
  2. 學會以後,不管哪一家哪一門的招式都能取而為用
  3. 原本的內力越高,學得越快,甚至必須高到某個程度才能有所突破

而當我接觸、研究了「學習體驗設計」之後,我發現它就是訓練發展界的「乾坤大挪移」:

  1. 是一套規劃學習活動的架構,可以套入講師與人資過去所有的經驗,重新梳理規劃
  2. 熟悉架構與方法後,無論有哪些新的科技、工具,都能取而為用
  3. 原本的經驗愈多,學得越快。功力深厚的人更有機會突破框架,發揮創意。

在疫情之下,許多講師與負責訓練發展的HR,都在尋求轉型與突破。我認為「學習體驗設計」可以為訓練發展的轉型,帶來更多的可能性與機會。

學習體驗設計的架構如下圖。這張圖在荷蘭Sharpers公司的網站 lxd.org就可以下載。我的第一張認證就來自這家公司,圍繞在這張圖的用法上。

LX CANVAS, created to Niels Floor, please visit https://lxd.org

在那之後,我花了數個月深入研究。針對裡面的每一格,我都從兩大設計思考龍頭:IDEO & LUMA的設計工具中找到更深入的對應工具,並且套用我過去的經驗練習,並實際應用於現職工作中。

同時,我也融合了舊金山 NovoEd 及 LinkedIn Learning的認證課程內容,歸納出學習體驗設計泛用的工具與手法。

我的目的,就是讓學習體驗設計成為進化版的「乾坤大挪移」,除了老手可以用來整合創新,新手也可以快速上手,從中獲得幫助。

6/19 14:30–16:00,歡迎參與「學習體驗設計」分享會,我將與您聊聊什麼是「學習體驗設計」,以及那些方便好用的工具與手法。

讓我們一起「乾坤大挪移」,創造深刻、正向與獨特的學習體驗,讓人們「學得更好!」

報名6/19學習體驗設計線上分享會,請由此去

你好,我是學習體驗設計師楊明憲,我為人們設計正向、切身與深刻的學習體驗,幫助人們成為更好版本的自己。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請不吝惜給我掌聲Claps。每一下Clap,都是我認真寫作的動力!


身為企業人資與講師,我觀察到近五年來,許多業界優秀的講師都在課程後,串連學員組成「課後同學會」。

在我接觸學習體驗設計之前,也曾經利用學習社群,讓公司同仁在看完課程後,分享學習心得,甚至發起投票、推薦好書、在社群內頒發學習之星的獎項。

當時購入的課程平台統計,本公司的月均活躍用戶比例將近80%,是第二名的兩倍,還因此得了個〈年度最佳學習型組織〉獎。

這樣的設計,對於學生與講師有以下的好處:

  1. 提供課後服務,例如舉辦校友聚會、分享新書資訊、提供回訓或輔導的機會等等。
  2. 聯絡學員感情,創造「內團體」的共學氣氛,也進一步促成同學自行組成延伸讀書會的機會。
  3. 分享學習資訊,許多認真的學員會額外找文章或資訊,分享在社團內提供學習。
  4. 串連實踐資源,讓許多學員在回到原本工作後,仍可以彼此連結發展出更多的商業機會。

而在學習體驗設計的概念中,也非常重視「建立學習社群」,甚至更進一步的認為學習社群必須建立在課程前期。心理學研究也指出,在課程前期就建立學習社群,有助提高學習效果與動機。

首先,在社群中人們會發言、評論。每一次的發言與評論學員都必須重新整理、回憶學習內容,並且嘗試輸出,因此學習的內容會被記得的更深刻。

另外,正向的情緒例如開心、興奮、感激等,已被證實有助於提高學習效果。在社群中,每個發言引起的按讚、同意、讚賞,都是強化正向情緒的元素。

學習社群也強化了個人化的體驗。因為每個人的發言、與所得到的回饋不盡相同,形成了量身打造的學習旅程。一開始理解較少的同學可以在其他人的回饋中重新形成概念,一開始就學得很好的同學也可以在發問、回答他人的過程中產生更多的啟發。

深刻、正向、個人化,正是學習體驗設計希望促成的效果。

如何在學習前期就建立有效的學習社群呢?下圖是我參與NovoEd 《Foudation of Learning Experience Design》課程中的截圖。可以看到一開始他們就分好了幾類:新手、老手、企業人資、學校講師、以及單純分享與回饋的子群組。

Example of learning community, cited from NovoED 《 Foundation of Learning Experience Design》

除此之外,也允許學員自行創建社群,招募同梯學員一起共學。

如果同一個社群有超過300人以上,有些人的發言就很可能被淹沒在演算法中。透過這樣的分群,第一個好處是可以控制社群內的人數,同時也可以讓討論的主題更聚焦,更貼近每個人的需求。

另外,學習社群也可以與其他學習體驗的招式:「策展」、「留白」、「課後任務」結合。例如在社群內策展,請學員評論貼出的文章。或者在留白的空檔中鼓勵學員發言。甚至要求學員在社群中繳交作業,利用同儕回饋(Peer Review)的方法刺激學員思考。

講師也可以在社群中,針對該社群的特性提出討論議題。例如我在LXD的企業人資社團中,講師就經常提出「在企業中設計學習體驗可能碰到哪些挑戰?」這樣的問題,各國的學員也都會回應他們碰到的挑戰以及如何解決,是非常精彩的分享與討論。

學習體驗設計的目的,在於將學習從課程變成旅程。學習社群的建立,更進一步讓套裝行程,變成有旅伴、充滿各種可能性的半自助旅行。

延伸閱讀:
身為講師或人資,除了設計課程,你還應該學會的基本功:策展

把一天的課,分成四次講,效果更好?講師與人資不可不知的絕招:留白

你好,我是學習體驗設計師楊明憲,我為人們設計正向、切身與深刻的學習體驗,幫助人們成為更好版本的自己。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請不吝惜給我掌聲Claps。每一下Clap,都是我認真寫作的動力!


在疫情前,包含我自己在內,人資或講師最習慣的上課方式,就是一天7–8小時的實體課程。有些厲害的顧問公司或老師,還會加上課前閱讀與回訓。在我們心中,這就是一次訓練課程的SOP。

以一天版本的績效管理課程來說,我過去的安排是上午講績效循環,下午講績效目標,再加一個職能體驗,中間安排練習、小組討論,整天課程用遊戲化元素:點數、徽章、競賽增加學習動機,一天過去,功德圓滿。

這樣的SOP對顧問老師來說,可以使用一整天的時間,完成一次任務;對人資來說,只需要喬ㄧ次場地與時間,節省行政工;對學員來說,集中一天也好分配工作時間。每個人很開心。

然而,當疫情來襲,實體課程幾乎停擺,預錄課程仰賴獎勵機制與學員自律,直播課程也不可能一次講一天,不但老師累,學生盯著螢幕也累,效果也大打折扣。

如果我們把角度由設計「課程」,換成設計「學習體驗」,其中有一個重要的技巧稱為「留白」Spacing。學習體驗設計師會將原本八小時的內容,拆解成3–4個主題,每次1–2小時的課程,每次課程後設計一個小的練習任務,並且間隔至少一週。

心理學研究也支持「留白」可以提升學習的效果與體驗。原因在於,學習的本質,是建立或加強腦神經間的連結。當同一主題分次說明,且間隔至少一週時,這一週內學員所有的生活與工作體驗,都有可能與學習內容連結。

這個原理跟在學校上課很類似:每週2–3小時,分ㄧ學期上。在A課程聽過的主題,到了B課程可能又有類似的學習,或者在書上、報紙上看到有關的內容,頭腦就會自己連結資訊,形成自己的「觀點」,放大學習的效果。

而每次課後指派的小任務,也扮演了提醒頭腦「要連結!」的角色。因此,留白的效果將被放得更大。

面對疫情與科技浪潮,線上課程與直播課程逐漸成為主流,也更有利於企業講師們利用留白的技巧設計學習體驗。同時,企業人資也可以利用策展+留白的方式,讓學習不只是課程,而成為一趟旅程。

這就是學習體驗設計的目標:把課程,變成旅程

你好,我是學習體驗設計師楊明憲,我為人們設計正向、切身與深刻的學習體驗,幫助人們成為更好版本的自己。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請不吝惜給我掌聲Claps。每一下Clap,都是我認真寫作的動力!


身為企業講師或人資,目標是「老師教得好」還是「學員學得好?」

當然,我理解一旦老師教得好,通常學員也一定學得好。這兩個目標的差異,來自於:

如果聚焦在「老師教得好」,我們會盡全力的鑽研課程內容、教學手法、教材設計、呈現與表達技巧等教學的技術

但,若聚焦在「學員學得好」,我們會開始思考除了「教學」以外,還有沒有其他的管道可以讓「學習」變得更有趣、有效。

這就是「學習體驗設計」跟「教學設計」最大的不同。當聚焦在「學習體驗」,講師會開始架構與組裝所有相關的、適合的素材,無論是文章、影片、podcast、甚至實作與體驗活動。

而這個「架構與組裝」的過程,就稱為「策展」( Curate)。我在參與「學習體驗設計」的過程中,經常被問到,也經常停下來思考的問題就是:「我現在要自製,還是策展?」(Create, or Curate?)

下圖是我參與的某堂學習體驗設計課程的截圖,扣除頭尾的課程介紹跟學習任務(作業)以外,單元2是閱讀一篇網誌、單元3是自製的七分鐘課程影片,單元4是一則youtube影片。

From NovoEd 《Foundations of Learning Experience Design》Course

三個主要學習內容中,只有一個是自製,另外兩個都是策展。

相對於自製課程,策展相對能更有效率地豐富化內容與專業度,也可以讓學習更多元,使用不同的媒介以符合學員不同的學習風格。

要完成好的策展,必須經過以下七個步驟:

  1. 彙整:盡量從不同來源蒐集相關的資訊
  2. 過濾:篩選出最適合學員的資訊
  3. 組織:將內容分類,依照學習流程進行架構。
  4. 詮釋:摘要內容,說明你的評論以及為何需要呈現這篇內容,對學員有什麼重要性。
  5. 分享:透過學習平台或信件、社群網路等媒體,將內容呈現在學員面前
  6. 歸檔:將學習內容分類整理並收藏,作為未來使用。
  7. 回饋:主動尋求學員回饋,了解策展的內容是否真的有所幫助。

至於如何衡量策展的內容是否適合,在學習體驗設計中,有四項指標:

  1. 是否簡潔有力?
  2. 可否吸引注意力?
  3. 是否可激發學員進一步的好奇心?
  4. 是否利用不同的感官?(視覺化、聲音或實際動手接觸)

實務上很難有單一的文章、影像或資料能完全符合這四項指標。但是在同一堂課(同一個學習單元)中,你所用來策展或自製的內容,應該盡量包含這四項指標。

身為講師或人資,目標是「老師教得好」還是「學員學得好」?無論是哪一個目標,自製或策展(Create, or Curate)都是必備的基本功!

你好,我是學習體驗設計師楊明憲,我為人們設計正向、切身與深刻的學習體驗,幫助人們成為更好版本的自己。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請不吝惜給我掌聲Claps。每一下Clap,都是我認真寫作的動力!


超過十年的管顧與人資生涯中,看過跟寫過的課綱與教案不下數百份。而每份課綱與教案的最前頭一定都是「課程目標」,例如:

「完成此課程後,學員將能(1)理解簡報的四大原則八大步驟;(2)應用四大原則優化現有的簡報;(3)使用八大步驟設計完整商業簡報」。

或者

「學員能透過此課程理解績效管理的循環,並寫出符合SMART原則的績效目標,且依據目標訂定個人發展計畫」

在我踏入學習體驗設計的領域後,被要求的第一個動作,就是以「我」為開頭寫課程目標。老師當時什麼都沒解釋,只有說 ”Just try it, use “I” as the subject to write down the expected learning outcome” (你就試試看嘛,用「我」當作主詞寫下你預期課程要達到的效果。)

而我發現,這真的超級有用。

當我把上面的例子一改寫成:「完成課程後,我將能理解簡報的四大原則八大步驟,應用來優化自己的簡報,並根據步驟設計完整商業簡報」這句話的時候,我馬上就聯想到幾件事:

  1. 我對「設計簡報」這件事過去有多少經驗?
  2. 我目前的工作有多少機會設計簡報?這堂課對我重要嗎?
  3. 我的簡報需要優化嗎?過去我的工作中,我接受過哪些對簡報的回饋?
  4. 我目前的簡報設計步驟是什麼?這堂課能帶給我哪些不一樣的見解跟體會?
  5. 學完這堂課以後,我還需要哪些協助跟機會來把簡報做好?

換句話說,以「我」開頭的學習目標,可以幫助講師思考學員的動機、已有的知識經驗、期待的內容以及所需的協助。

這真的是個神奇魔法,只是換個主詞寫,就可以讓課程設計者瞬間進入學習者的「用戶思維」,開始去想學習前、中、後的情緒以及需求。。

身為講師或人資,如果你的目標並不只是「老師教得好」,而是「學生學得好」,那你何妨試試這個神奇魔法:「從把課程目標的主詞換成我」開始。

你好,我是學習體驗設計師楊明憲,我為人們設計正向、切身與深刻的學習體驗,幫助人們成為更好版本的自己。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請不吝惜給我掌聲Claps。每一下Clap,都是我認真寫作的動力!


先來聊聊兩個跟體驗設計有關的生活片段。

上個月租屋處附近有一個很大的預售屋建案發表。已經幫我找房子兩年的房仲A先生說那是他們公司代銷的,十分主動地幫我約時間,說要在發表第一天就搶得先機。

當天約定的時間是下午三點。早上A先生忽然跟我說,因為約太滿,但他女友也要看這個房子,可不可以跟我們「搭著一起」進去暸解,我答應了。

到了現場我才發現,搭著一起進去的,是另外三組共十人,包含A先生同分店其他仲介的客戶,連代銷小姐也愣住。

雖然A先生馬上跟她說以我們為主,其他都是「一起來看」的朋友。但四組互不認識、需求不同的人馬由同一個代銷介紹,加上案場為了營造熱銷氣氛,不斷大聲廣播「X棟X樓以下全部售出」,我有興趣多了解的內容一直被打斷,原本老練的代銷因為要應付不同的提問、亂入以及混亂的動線及環境,也顯得有些左支右絀。

我終於忍不住跟A先生抗議,如果這麼亂,當初何必要預約?

在抗議後,A先生先支開了女友一家人,其他組客人也各自去看有興趣的樣品屋。十幾分鐘後,代銷終於講完所有資料。說真的我完全不記得她說了什麼,只知道她講了三次早上某客人想買買不到的故事。

當代銷想要找張桌子坐下討論細節的時候,現場連一張空桌都沒有,於是代銷請我們在旁邊的長凳克難坐下。當我坐下時,看到A先生女友一家人,正坐在我面前的桌上喝飲料、吃點心,由另一位代銷業務介紹房子細節。

當天離開以後,A先生問我有沒有興趣。我只回他「房子的細節我已經全部忘記了,現場很混亂,我不知道我今天去的意義是什麼,而且我不會再考慮這個房子了。」

這幾天我終於入手了Airpods Pro,從2014年購入Macbook開始,七年間我不知不覺地完全進入了蘋果生態圈。

而且,只用了兩天,我就知道回不去了。

有一陣子我是用安卓手機搭配Macbook。當時要傳照片到電腦裡並不是特別費工,插上傳輸線,或者打開gmail發信,再收信連線,照片不多的話,大概一分鐘就好了。

但是現在,我只需要按一下Air Drop。

上週我還在用第三方藍芽耳機的時候,要把收聽從手機切換到電腦上也還好,只要先在手機上終止連線,再到電腦上配對藍芽,大概也只需要一分鐘。

但是現在,我只需要按一下Airpods的圖示。

我不是一個凡事趕快的人,使用不同系統手機、第三方耳機的時候,我也從未在意過那些「一分鐘」。但是當設備之間的互動變得如此順暢以後,我忽然覺得生活變得不太一樣,變得比較輕鬆,比較能夠專注在眼前的事情上。

上述兩個生活片段,跟體驗設計有什麼關係呢?

在第一個故事中,其實A先生跟代銷都很努力地把資訊呈現在我眼前,但是現場的吵鬧、臨時的插隊、心情上的不爽等不好的「體驗」,都成為影響我理解與情緒上的雜訊,甚至讓我覺得不管好壞,這房子我是不想考慮了。

第二個故事中,有些我原本並不為意的雜訊透過蘋果公司刻意的「體驗設計」,讓我覺得生活變得更輕鬆,更能專注在想做的事情中。

「體驗設計」的用意,不就在於「移除不一致的雜訊,降低不必要的認知負擔」? 如果更進一步的設計,甚至可以讓人更一致地沉浸在情境或眼前的目標上。

而雜訊、認知負擔、無法投入,就是阻礙學習的主要原因。

「學習體驗設計」的意義,就是透過了解學習者的需求與困難,消除對學習的阻礙,讓學習者更有興趣、更投入學習,也讓學習更有意義。

— — — — —

外掛第三個短短的故事。上週我跟一個公司的人資長聊天,聊完以後他很認真地跟我說,他覺得我對學習發展很有熱忱,也很深入,但是如果要在人資路上往前走,需要拓展廣度,不能只懂教育訓練,因為「沒有一個人資長只需要作教育訓練的事」。

我很感謝他,同時我也在心裡微笑了。我從來沒有立志要當人資長啊,我只想好好地幫助更多人學得更好,成為更好版本的自己。

而這是我對自己的「學習體驗設計」,甚至「職涯體驗設計」。

你好,我是學習體驗設計師楊明憲,我為人們設計正向、切身與深刻的學習體驗,幫助人們成為更好版本的自己。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請不吝惜給我掌聲Claps。每一下Clap,都是我認真寫作的動力!


「學習飛輪」是在設計學習體驗時不可或缺的元素。學習體驗設計師能否讓學習者能否有正向、獨特而深刻的學習體驗,關鍵就在於如何推動學習飛輪。

在學習飛輪中,包含三種學習方式:正式學習、向他人學習、從做中學。這三種學習元素來自Center of Creative Leadership(CCL)這個專注研究領導與學習的非營利組織。在CCL 1980年代的研究中,發現多數成功人士所擁有的知識技能,都是用這種方法學到的。

正式學習 (Formal Learning)

正式學習是我們對「學習」這件事的直覺反應。舉凡閱讀書籍、參與線上或實體課程都是正式學習。我們可能會覺得看完書、上完課,就算是完成學習了。然而在CCL的研究中,成功人士所擁有的知識,只有10%來自正式學習。

向他人學習 (Learning from Others)

有些人可能會在上完課去問老師問題,或者組成讀書會相互分享學習心得。也有些人會更進一步的觀察別人的產出或作品從中學習。資源更充裕一些的人,甚至會找人貼身指導。這些都是向他人學習的方法。向他人學習相對正式學習,需要有更多的投入,學習效果也更好。CCL的研究中,成功人士所擁有的知識,有20%來自向他人學習。

從做中學(Learning by Doing)

將已知的知識或技能,輸出或應用在實際生活中都算是從做中學的一種。撰寫學習心得、在可以的情境下盡量應用,甚至刻意練習,或更進一步的學習去教導其他人,都算是從作中學。在CCL的研究中,70%的知識都來自從作中學。

上述三種學習方式與其比例,也就是專業講師、學習顧問與企業人資都知之甚詳的70–20–10法則。

線性或循環的70–20–10學習設計?

70–20–10的線性路徑

實務上,在安排70–20–10的學習體驗時,多半以線性的角度來設計學習活動。用學習「設計簡報」來舉例,步驟是這樣的:

  1. 先安排簡報課程,聽老師講解簡報的邏輯跟手法、ppt設計的功能等等。
  2. 在課程中,老師可能會安排小組討論、提供簡報範例,或者直接打開Slideshare讓學員看什麼叫做好的跟不好的簡報設計
  3. 課程中安排實作,課後出作業,甚至實際製作工作簡報,實踐所學。


〈什麼是學習體驗設計〉中,我們由「什麼是體驗」開始探討,將學習體驗設計定義為「透過了解學習者(主角),規劃出一段時間內的情境與活動,使學習者得以正向地改變、增長或學會某項技術、知識、態度或行為的設計過程。」。

那麼,學習體驗設計 ( LXD)跟傳統的教學設計(Instructional Design, ID)有什麼不一樣呢?

先說結論:沒有不一樣,如果都鍛鍊到極致的話。

LXD跟ID的相互呼應

如果google “Learning Experience Design vs Instructional Design”,會看到國外也有許多人討論這個問題。有人認為學習體驗設計是教學設計的進化,有人則認為只是一個新的Branding。LXD概念先驅Niels Floor在今年一月則發表了一篇〈 Learning Experience Design vs Insturctional Design〉的文章,認為LXD跟ID是兩套各擅勝場的方法。他認為:

LXD是藝術的應用,而ID是科學的應用;
LXD講究創意,而ID講究架構;
LXD注重體驗,而ID注重講授。

出自https://elearningindustry.com/learning-experience-design-instructional-design-difference

但如果拿ID最經典的模型ADDIE跟設計思考的五大步驟來比較,可以發現,雖然LXD強調由同理洞察學習者需求開始,但是ADDIE模型的第一步Analysis也需要對學習者有深入的理解。而設計思考的其他步驟:定義問題、發想方案、原型設計與測試,也都可以呼應到ADDIE的其他四個步驟:設計、發展、執行、評量。換句話說,如果將ID練到極致,同樣也可以創造出與LXD一樣的效果。

ID在學習者需求上的限制

學習體驗設計師楊明憲

立志「幫助人們成為更好版本的自己」,致力於研究、實踐與推廣「學習體驗設計」,由學習者角度出發,設計正向、切身與深刻的學習體驗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